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猫的博客

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猫者,本人也!是一只不错的猫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老鸭 作者:老猫  

2007-12-23 14:54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老鸭是我儿时的好朋友,如果活到现在大约也有30多岁了。

老鸭长得并不漂亮,一身灰褐色的毛,土里土气的,走路摇摇摆摆,一点风度也没有,绝对不像唐老鸭那么机敏逗人。但老鸭却带给了我们无限的快乐。

老鸭有时很顽皮,我每次下河游泳,它用那扁扁的嘴,悄悄在我身后啄一下,我一回身,它一个猛子扎得没了影。老鸭也很贪吃,偶尔我到河里摸回很多河蚌,砸开了喂它,故意扔得东一块西一块,老鸭就东跑西颠地追着吃,把地上的泥水甩得到处都是。也许老鸭吃贯了“美味”,我们放学的时候,它就跟在我后面,嘎嘎地叫个不停,那意思大概是说“再不给吃的,我就跟你急”。老鸭也是我儿时玩耍的好伙伴。那时,农村很穷,孩子们什么玩具也没有,我们就追老鸭玩儿。老鸭扑愣着翅膀,拼命地跑,跑几步就摔个大跟头,我们拍手大笑,直到母亲吆喝我们为止。老鸭似乎也通人性,有时我被父母责骂后,坐在院中发呆,老鸭就站在我面前,眨巴着小眼睛和我对视,脖子一伸一伸的,我不知道它是故意逗我,还是想安慰我。

在“割尾巴”的年代,老鸭丢了小命。那时,鸭屁股就是“银行”,打油买盐的开销几乎都从鸭屁股里出,最重要的是我们学杂费的来源。那年月,“割尾队”经常挨家挨户地窜,象鬼子进村似的,闹得鸡飞狗跳,恨不得连老鼠尾巴都割掉。村民们为了保住“资本主义的尾巴”,就和他们开展了“游击战”。平时都把鸡鸭关在笼子里,他们来了就把鸡鸣藏起来。老鸭被关久了,本来油亮油亮的毛,卷得象从美发院出来的一样。有一天,“割尾队”来找老鸭的麻烦。父母让我用线把老鸭的嘴系起来,然后把它藏在书包里,老鸭才总算脱险。全家都很庆幸,毕竟“银行”在手,柴米不愁。可是,老鸭终究逃不出那个苦涩的年代。有一年秋天,到了交学费的时间,老师催了好好几次:“再不交学费就不要来上学了”。其实,当时的学费只有两元钱。我哭喊着向父母要钱。父母一家挨一家地借,好话说了一火车,还是空手而归。没办法,只好以两元钱的价格把老鸭卖了。当鸭贩子做贼似地把老鸭装进麻袋时,老鸭伸长脖子挣扎着,眼角挂着泪水。我为此哭了好几天。没有想到,老鸭为了我不缀学,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

从那时起,我家再也没有养过鸭子,我也从此再不吃鸭子了。

后来,那个恶梦一样的年代终于过去了,一股春风悄悄地吹进这个荒僻的小村。我也开始了人生中最久远的远行。三年后,我第一次回家。走到村口时,眼前顿时一亮,记忆中的家乡完全变了模样。我来不及细想,沿着大道往家中的方位疾走。路边几个玩耍的孩子,打扮得象串亲戚一样,冲我喊着:“叔叔好!”我忽想起了那句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。快到家门口的时候,我怔往了,原来陈旧的小屋换成了一排崭新的平房。我不好意思地向一位邻居打听,邻居指指那排平房,笑得前仰后合,我也大笑。

这时,一群鸭子,欢叫着,从身边大摇大摆地走过。老鸭的形象在我脑海中忽然凸现出来。望着渐远的鸭群,我想,现在村民们养鸭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,毕竟时代不可逆转地向前走去。我们应该为今天喝彩!

多年以后,我仍很怀念老鸭。后来,为了逗小女高兴,买了一对小鸭。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,我不禁暗暗祈祷,但愿老鸭的命运永远地成为历史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